格陵兰队亮相苏杯,讲述生活不止羽毛球

羽毛球杂志  2019-05-30 00:32

这次苏杯赛,共有31支球队来到南宁,分别参与四个级别的争夺。在第四组别里,格陵兰队显得特别神秘和仙气,就像他们的岛屿一样。他们来自极寒之地,比冷门还冷,他们都是业余选手,但他们有特别的故事。

格陵兰队亮相苏杯,讲述生活不止羽毛球

格陵兰岛地处北极圈,超过80%的土地覆盖着冰川,全年平均气温在零度之下,最冷的地方气温能达到零下70度。就在格陵兰岛出征苏迪曼杯之前,格陵兰岛仍在下雪。经过5次转机,队伍来到了炙热的南宁。

格陵兰队属于本届苏杯的第四级别球队,全队的世界排名基本都在800名开外。上一次出现在苏迪曼杯,还是16年前。报名参赛的6人中,没有一个是职业运动员,他们在赛场外的职业也是五花八门。其中一位留着胡子、有型有范的叫弗雷德里克,是个歌手,开过演唱会,还拍过MV,在格陵兰当地是个万人迷。当然,这只是个虚数,因为整个格陵兰的人口只有7.6万。

格陵兰队亮相苏杯,讲述生活不止羽毛球

另一位女队员的主业是海鲜馆的会计,还是在丹麦上学的大学生。虽然球队实力有限,但个人魅力无限。弗雷德里克和萨拉,是本届苏迪曼杯公认的才华担当和颜值担当。在采访室里,弗雷德里克拿着吉他,一开嗓就震撼了在场的工作人员。

和其他球队相比,格陵兰的阵容缺少厚度,助威团也差点人气,每个人都要身兼数职。就拿第一场对阵中国澳门队来说,格陵兰队四个人打满了五项,刚好每人上场两次。“歌手运动员”弗雷德里克已经33岁了,打完混双,两场后的男双还等着他上场。小美女萨拉女单和女双一肩挑,男球员尼尔森的男单和男双中间只隔了一场球……

格陵兰队亮相苏杯,讲述生活不止羽毛球

先后面对中国澳门队和哈萨克斯坦队,格陵兰队在十场比赛里只赢了一场,这一分正是来自于萨拉的女单。两场比赛过后,他们位列第四级别的最后一名。小组赛第二天,他们就离开了中国,踏上漫长的归国之路。

排名不佳固然是可惜的,但他们生动地为我们诠释了一句话:生活不止眼前的羽毛球,还有诗和远方。弗雷德里克告诉记者,回国后他会马上放下球拍,暂时停止运动员这个身份。因为,有一场个人演唱会正在四天后等着他。而萨拉也将回到丹麦继续她的学业,等待下一次比赛前和大家重聚,战斗。

南宁之行,他们尝到了酸辣的粉,也尝到了得分和丢分的滋味。这不完美,但一定不会遗憾。

格陵兰队亮相苏杯,讲述生活不止羽毛球